官方微信

網貸點評網

網貸點評網訊:股票技術分析之我見

yueyue 2019-8-3 15:041573

  網貸點評網訊:由于我自己以中短期炒作為主,技術分析是我買進賣出的主要參考。簡單地說,我主要靠這幾個圖吃飯。但對沒有多少經驗的炒手來講,你想也靠這幾個圖吃飯可能沒有這么容易。

  記得我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曾看到數學家華羅庚談讀書有從薄到厚,又由厚到薄的過程。即開始時你什么也不懂,書自然很薄,隨著學習,你發現該學的越來越多,書就變得很厚。最后你讀通了,明白要點就是這么多,書就又變得很薄。這個過程可以推廣到學習任何技能,炒股也不例外。

  今天的電腦科技已發展到國際象棋擊敗世界冠軍的地步。因為國際象棋的變化有限,一旦把幾乎所有的變化輸入電腦,它的計算速度是人所不能及的。在機器面前,人就只有投降了。1996 年,美國 IBM 的電腦深藍擊敗俄國的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諾夫曾經成為全球的頭條新聞。以電腦的計算能力,區區幾個股票走勢圖根本算不了什么,但電腦迄今還只能是炒股的輔助工具!想想其中的原由,你就會明白炒股沒有這么簡單。

  《華爾街日報》登過一則這樣的故事:一位記者靠拋硬幣在十字坐標上畫線,硬幣出正面就升一格,反面就降一格,拋了幾十次硬幣后就畫出一條曲線。他把這條曲線交給一位著名的技術分析專家研究,說是一只股票的走勢圖,請教他的意見。該技術分析家看圖后說該股票極具上升潛力,一定要知道這只股票的名稱。記者如實相告,該技術分析家聽后勃然大怒,拂袖而去。這位記者便據此寫了一篇報道。你讀了這則故事有什么感覺?就我看,這位技術分析家犯了個嚴重的錯誤,他沒有問交易量到哪兒去了?

  這章講的幾個圖,看來極其簡單,但我敢講這是由“薄”到“厚”,又由“厚”到“薄”過程的后面一個“薄”。你想跳過中間的“厚”而由“薄”直接到“薄”是辦不到的。一位過來人告訴你后面的“薄”是什么或許能縮短你“厚”的過程,但你一定必須經過“厚”的階段。不要把技術分析孤立起來看。研究股票的大市,研究公司的經營情況,研究公司的產品,再看股票的走勢圖,特別還要注重交易量的變化,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技術分析才有意義。最最重要的是記住止損。

  這些圖是死的,在實際操作中,你會碰到很多例外,只有通過實踐你才知道怎么處理這些例外。這些圖之所以重要,因為它提供了最好的臨界點,在第四章,我會詳細介紹。

  我怎樣看股票的大市

  炒股高手利弗莫爾是這樣強調股票大市的重要性的:

  “炒股的訣竅便是在牛市中全力投入,在牛市結束或接近結束的時候賣掉你的所有股票。”

  股市就似羊群,單獨股票就象羊群中的羊。當羊群朝某個方向前進的時候,大多數的羊跟隨著同一方向。股票也一樣,在牛市的時候,大多數的股票升,熊市的時候,大多數的股票跌。

  就如做其它生意,順勢是成功的基本保證。做服裝生意的要賣流行款式,不要進冷門的式樣。炒股票的道理也一樣。不管你選了多好的股票,在大市向下的時候,它跌的機會大過升的機會。那么怎樣確定股票的大市呢?

  要確定大市的走向,最重要的是每天要追蹤股票指數的運動。如美國的道瓊斯指數,日本的日經指數,香港的恒生指數,上海、深圳的綜合指數等等。

  就我自己的經驗,用技術分析的方法來判定大市的走向及走向的變動是最為有效的工具。研究股票指數圖,把它看成一只股票,看看這只股票是處于什么運動階段,它運動正常嗎?

  留意每天的交易總量。如果股市交易總量很大,但指數不升,或開市走高,收市低收盤,這就給你危險信號了。留意一下周圍發生了什么事?中央銀行是否要調整利率?周邊國家是否有動亂?大市的轉變通常有一過程,它較單獨股票轉向來得慢。大市的轉變可能需幾天,也可能是幾星期,重要的是感到危險的時候,你必須采取動作。

  同樣,你要留意股市跌到底時所提供的信號。當股市跌了很多,跌到大家都失去信心的時候,你會發現有一天股市狂升,可能升 1% 或 2% ,交易量很大,這往往是跌到底的信號,大戶開始入場了。但這還不是進場的最佳時機,被下跌套牢的股民可能乘這個反彈賣股離場。如果在此之后,股票指數突破上一個波浪的最高點,你可以證實跌勢基本結束,是進場的時刻了。從圖上看這時應有升勢時具備的特點。

  股市的運動不斷重復,你要仔細研究過去的規律。拿份長期的綜合指數走勢圖,研究過去發生的一切,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就能培養起對股票大市的感覺。

  判斷大市走向是極其重要的。我發覺新手(我自己以前也是一樣)用很多心思研究單獨股票的基礎層面和技術層面,認為再好的市場也有股票跌,再壞的市場也有股票升,所以忽視大市的走向。我要在這里強調:炒股是概率的游戲,逆大潮流而動,你的獲勝概率就被大打折扣了。

  將大市和單獨股票結合起來考慮,是專業炒手們必須培養的心態。雖然這有一個學習過程,但一定要在心理上不斷提醒自己:大市不好時,別買任何股票。

  請記著:當街頭巷尾的民眾都在談論股市如何容易賺錢的時候,大市往往已經到頂或接近到頂。人人都已將資金投入股市,股市繼續升高的推動力就枯竭了。而大眾恐懼的時候,則該賣的都已經賣了,股票的跌勢也就差不多到頭了。
0

我要評論

中国彩票老时时彩开奖